杨美盈:马哈迪打电话来,只听清一句话!

老子就是猴赛雷 | 2018-08-02檢舉

接到电话时是早上9时左右,她正好放自己一天假,和好姐妹一起在吉隆坡吃早餐。她其实很少接听没有记录的电话号码,尤其是在放假时。杨美盈说,自己不曾与马哈迪同台,或一起出席同一场政治讲座,也不知道马哈迪是否认识她。

第一次参加内阁会议时,杨美盈在Instagram发布了一张从她座位望向马哈迪的照片,并写道:“他是我在童年及求学时期的首相,今天,我与他参加同一个内阁会议。”

“以前觉得他是好首相,后来人家跟我们讲他不好,他是真的做错很多东西……然后他过来反对党,过后我们赢了,他做了首相,我进了内阁……那种因缘的感觉很深。”

询及马哈迪主持内阁会议或内阁在决定事务时会否凡事都由首相说了算?杨美盈说,马哈迪在决策时的态度不会强硬,内阁成员有什么意见,首相都会给予发言机会。她表示,因此内阁会议的时间很长,从早上9时30分开始,下午2时30分才结束。“我们曾在讨论某个课题时,每名部长发言支持,他(首相)一直反对,最后他说,好吧,少数服从多数,我只有1票。”

杨美盈认为自己很幸运,在大马政党轮替后有幸入阁参与整个改革工作。“第一次在内阁,就让我感觉到,哇,这真的是讨论国家大事。我写书时写了很多国家政策,写的时候常常在想,都不知道几时可以实现,这些都是概念而已。那天就觉得,真的是我们可以实践的机会了,这个机会要好好把握,要努力。”

在读书时代杨美盈就是个非常勤奋、凡事尽心尽力的人,如今贵为部长这样的性格依然不变。(图:星洲日报)

希 望 当 一 名 好 部 长,也 同 时 是 一 名 好 的 聆 听 者

“跟多一些人、有经验的人谈话,吸取经验,尤其是年轻的部长,一定要虚心学习。”杨美盈分享说,她一进入部门工作,首个星期就托在国际企业担任人力资源总监,经验丰富,负责指导公司首席执行员的朋友指导她怎么带领一个部门。

宣誓前,杨美盈也约了能源、科技、气候及环境领域经验丰富的人士见面。“可以出来给我两个小时,跟我讲你的经验吗?我是跟30年经验的人讲话,2个小时你可以知道很多东西,我们读了很多,可是你读是吸收不到很多实战的经验。”

至于她即将成立的4人顾问团,杨美盈表示已经收到很多履历表,她将交由秘书长领导的独立遴选小组为她挑出人选,以免自己主观,选出跟自己想法过于接近的人,无法跳出框框思考,缺乏火花及创新构思。

“我告诉他们,我要的人不只是有学识,而是领域内的企业,要有资金,曾经是投资者;因为对我们来说,要让企业认为这是一门好生意,值得投资,就是政府要制定政策。我们也需要那些金融、商业人才。”

“顾问团不是我在上面,而是在我的旁边(辅助我),最后还是我决定。我们年轻,有改革的冲劲,可能你(我)会拿一半、60%(的构思),但至少不会撞板。”

杨美盈希望自己除了会是一名好部长,对部门官员也是一名好的聆听者。“以前的公务员,部长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但我发现到其实他们有很多好的想法,因为他们在这边很久,可是没有人听,所以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让他们张开口讲他们的想法。”

“我希望做个开明的领袖,不只是吸纳顾问团的意见,还有下面的人怎么想。希望在我部门工作,要有使命感,要有满足感,不是来这里工作拿一份薪水,而是改变人民的生活,他们做的事是对国家有影响的。”她说,尽管领袖的决定在很多时候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但至少要让官员知道,他们在部门能有发挥空间。

“当他有想法、有想要做的事情,他在这个部门是可以做的,这个是我们希望可以创造的部门文化,可以改变公务员‘我会根据指示’的文化。”

杨美盈和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同为昔华中学校友,两人之间还有一段奇妙的缘份:杨美盈5岁时曾被车撞到,撞她的人就是李文材!

她一直不知道撞她的那个人是谁,直到宣誓的那一天她把李文材介绍给父亲。她曾在自己的部落格写道:“当我在马路边玩耍时,莽撞地跑进路中,结果被车撞倒。幸运的是,那名撞倒我的司机是位医生,他马上从车上下来视察我的伤势。”在30年后才认出这个人,而这个人目前成了她的同僚,虽然一个在行动党,一个在公正党。

给 5 年 后 的 自 已

杨美盈会希望5年后的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希望自己还是一个很有理想、很想达到理想的人,而且5年后的自己是一个已经达到几个曾经我们只敢想而无法实现的事。”

她希望5年以后的自己,依然是那个不忘初衷的人。